创客教育在中小学"走红" 路会不会"走歪"?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让“创客”一词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创客教育也迅速在广大中小学之间走红:“创客挑战赛”、“创客空间”、“创客秀”…… 一夜之间,似乎所有的学生都挤在了通往成为一名“创客”的道路上。 然而,这风风火火的背后究竟是教育的需求还是商业利益的驱动?不少业内人士呼吁,要警惕“创客教育”走上弯路。 “高大上”设备成了摆设 所谓“创客”,是指出于个人的兴趣与爱好,努力学习知识把自己的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创客”起源于西方的教育领域,如今正飞快走入我国中小学课堂,有些有条件的学校也在创建自己的“创客空间”。 然而,不少业内从事创客教育的一线教师发现,目前的创客教育似乎正在走向某种极端:仿佛创客教育就是要依靠改造实验教室和科技设备来实现,要搞好创客教育,教学环境必须得要足够“高大上”。“目前国内的创客教育存在很大的误区。很多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以为创客教育一定要跟3D打印、跟机器人、跟各种‘高大上’的设备挂钩,这是很大的误解。”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曾表示:“创客教育应该走出这样的误区,还原其育人的本质。” 一位曾经参观过北京市某所学校创客空间的业内人士,一提起该校创客空间的“奢华装修”就忍不住感慨,“上百万的项目拿下后,用来引进各种高级的设备,其实对于学生来说没有什么用,最后只成了用来参观的摆设。” 不少教师对于创客教育中动辄就要引入高大上设备的意义也表达了质疑。“就拿3D打印设备来说吧,不少学校几十万买回来之后就放在角落里存灰,学生们也就是新鲜那么一阵儿,至于这么贵的设备到底在学生创客精神的培养上发挥了多么大的作用,真是不好说。”一位从事多年科技教育的老师对记者直言,“不少学校过分强调技术了,成了‘技术垄断’,创客教育的路都走歪了。” 科技教育公司分一杯羹 与红火的创客教育相呼应的是各种科技教育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其中有些公司瞅准了“创客教育”这一唐僧肉,都想要分一杯羹。北京市第六十五中学作为东城区的金鹏科技团校,自然受到了这类公司的关注。六十五中的科技教师李岩对此深有体会,在相对集中的一段时间里,他频频收到来自各科技教育公司的推销电话,“单单是找到我的就有五六家,还有找其他老师的。”这些前来“洽谈合作”的公司目的一致,那就是推销自己公司的“套件”。“学生在动手过程中确实会用到一定的材料,但是公司推销上来的高级‘套件’,我觉得离学生所需要的创新性还是有一定距离,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盈利。”李岩告诉记者,甚至会有公司直白地表示,使用公司套件之后,“会帮您在相关比赛中得到一些成绩。” 有人分析称,企业提供产品或服务,原始出发点是利润的最大化。但是,单独地提供课程解决方案是不容易实现盈利的。因此,部分企业为追求利润,将创客教育与设备配置强行挂钩,例如将3D打印机与创客教育直接捆绑起来向学校推销,这也造成了目前设备提供商多、真正有教育内涵的产品和服务少的局面。 火星人俱乐部2014年涉足创客教育,其创始人、北京大学硕士刘扬坦言,课程研发确实是一件成本消耗极高的事情。火星人俱乐部有一门名为“小小科学家”的物理科学系列课程。在完成这门课程构建时,来自全国985等各名校的十余位硕士投入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来编写“教学大纲”,“大纲编写时,我们要考虑到不同年龄孩子的动手能力、接受能力;同时还要考虑不同的课程节点中需要嵌入的知识点,这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前期投入已经超过200万。”然而,“知识产权的价格却很廉价”,课程完成之后,被北京市有些中小学以每小时200元的价格引入课堂,“当然,课程盈利模式是可以重复的,但是前期的投入过程却很漫长,所以有些公司可能就不愿意有这样的投入和付出。” 创客比赛形成产业链条 随着创客教育的普及,各类创客类比赛也开始越来越多。2014年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专门开辟了创客教育为主题的讲座;2015年北京市教委主办了首届北京市中小学创客秀活动;各类电子信息与智能控制比赛中更是单独开辟“创客挑战”环节。 各类比赛为孩子们展示自我提供了丰富多样的平台,不过记者发现,有些比赛中,在奋力比拼的孩子当中同样也会出现一些科技公司的身影。一位从事校外创客培训的人士告诉记者,科技公司出现在创客比赛现场并不是偶然的,这背后其实是有千丝万缕的利益纠缠。 举例来说,在由某学会牵头组织创客比赛时,有的科技公司就会主动申请,只要缴纳几百块钱摊位费,就能在比赛现场摆摊设位,为自己打上个鲜活广告;还有的公司会以主办方的身份参与到比赛中来,这类公司在向家长推介自己课程时,就可以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带给家长们“在我这儿上课的孩子更容易拿奖”的错觉。“家长们都愿意孩子们能够多多得奖。所以,只要是创客比赛,现在就很有市场。”该人士表示。 而在六十五中科技教师李岩看来,奖项的比拼则是创客教育“功利化”的又一表现。 “现在的比赛不再单纯只是孩子们的创意展示,而只是为了多拿奖。”而为了让作品能在比赛中多拿奖,创客比赛比的就不只是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创造能力,而是老师和校外科技单位外援的水平,“我也不是不相信孩子们的能力,但是有的小学生拿出像智能手臂那么复杂的作品,确实也让人怀疑。”李岩说,比赛奖项颁给这样的作品,对于在创客教育中以培养孩子兴趣、引导孩子多元化表现为主的学校来说,在积极性上是一种打击,“我们的孩子们有时候参加完比赛也会很受挫。” 师资理念有待进一步完善 此外,师资匮乏也是不少学校在进行创客教育时面临的困境之一。一位从事多年科技教育的一线教师表示,不少教师学过自然、科学等基本知识,但是缺少将不同学科知识融会贯通的能力。据了解,创客教育在传入中国之初,其理念在于强调“做中学”,其主旨是在教育活动中融入创客的精神和内涵,发展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动手实践能力,将学习者培养成为有创客精神的人。它通常以STEAM活动为载体,即融合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艺术/人文(Arts)和数学(Mathematics)等学科的跨学科实践活动。它强调学生在项目和问题引领下,运用多学科知识创新地解决真实问题。 “除了技能之外,主要还是理念的认同,创客教育不一定非得做出什么作品,更不是什么精英教育,而应该是一种普及化的兴趣的引导。”一位从事多年科技教育的教师认为,热衷于追逐比赛和奖项的创客教育,显然背离了这一初衷。(记者 牛伟坤)